腹背受敌,出售TopBuzz或影射字节跳动业务发展忧患重重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2019-09-27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正在与包括美国媒体公司在内的少数潜在买家进行一场谈判,谈判的主题则是围绕出售字节跳动旗下...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正在与包括美国媒体公司在内的少数潜在买家进行一场谈判,谈判的主题则是围绕出售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TopBuzz,并称谈判至少已经进行了三个月,出售达成或只是时间问题。

  据了解,TopBuzz被视为是海外版的今日头条,与国内的运营模式基本相同,依靠智能推荐的技术向用户推荐他们喜欢的内容。在国内迅速成为爆款App的今日头条,将国内模式快速复制向海外,换来的并非是火遍海外市场的普遍认同,而更多是水土不服,面临着不同国家法律、民族差异、宗教信仰等挑战。

  尽管字节跳动已经做出“不予置评”的回应,但据知情人士透露,TopBuzz的出售或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而这一举动一方面是因为TopBuzz并未在国际市场取得显着成功,而另一方面,字节跳动也在历经海外战略折戟的尝试后,选择更多押宝短视频服务——TikTok。

  而事实上,海外版抖音TikTok在发展历程中也“历经坎坷”,今年7月,TikTok在美国深陷青年少色情问题风波,引发了海外民众的普遍隐忧。而在印度和印尼,TikTok皆因产品内容原因受到一定程度的抵制。而据了解,美国与印度皆为TikTok的海外主要市场。

  并且,在实际发展上,也颇有些举步维艰。一方面,TikTok在美国的获客成本更十分高昂,竞争也更加激烈。TikTok主要依靠Facebook、YouTube等老牌社交平台的导流,去年字节跳动在仅在谷歌的广告上就花费了3亿多美元。但这样的推广并没有获得太高的留存率:Tiktok在美国的30天用户保留率约为10%。

  如果说,进军海外市场的阵痛是国内企业的必经历程,那么回过头看,也可以发现字节跳动全系产品在国内市场中,也正在面临着在快速发展后的瓶颈与停滞。

  此前,被广电总局责令“永久关停”的内涵段子,曾经是字节跳动的爆款骄傲。但因为内容层面屡屡涉及语言暴力或是涉黄问题,出现了严重的导向错误,事实上,这也直接反映出了字节跳动在内容监管层面的严重乏力。

  而在今日头条在搜索方面的野心,也因为看似内容储备完备、实则更多限制的现状,暴露了字节跳动的商业要求急切,但技术能力受限的尴尬局面。

  但今日头条搜索的野心还远远不止做内部内容检索引擎的工具,因为今日头条清楚自身平台所产生的内容——即便是在其得意的视频领域,所产生的内容也是泛娱乐+套路跟拍,对于搜索引擎的用户而言毫无意义。于是,内容不过关抄袭来凑,此前抄袭百度知道的内容被媒体广泛报道;耐人寻味的是,竞价广告先于内容优化的“如期而至”,更是暴露了字节跳动充分的目的性。

  此外,在电商领域,字节跳动也在几年间进行过多次探索尝试,但至今都未产生可见成绩。从2014年今日头条上线“今日特卖”开始,到去年,推出独立电商App“值点”,以主打无中间商差价的低价策略,从工厂或品牌方发货的方式进行,而这一模式与网易严选等产品极为相似。但目前为止“值点”从未被官宣存在,进军电商的脚步长期停滞不前。

  因此,不论在海外市场,还是国内市场,字节跳动的产品均在快速野蛮增长、大肆吸收流量之后,陷入进了发展停滞期,量产爆款App的能力也进入瓶颈。但已经内外交困的字节跳动,却始终无法放弃复制爆款的理想化增长模式,在TopBuzz折戟后,字节跳动着实应当重新反思。


?